欢迎光临建站系统网站

观点 ▏名作改编影视作品的思考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2-16      浏览量:0
导 读

导 读

中国影视创作在持续前行的路途中,一方面创作形态逐步丰富,在许多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另一方面也伴随对于名作或经典创作的借鉴和改编热,名作改编、红色经典改编、乃至于影视经典的再改编等多样改编形态日渐普遍。

当下的大众文化上,现代大众媒介的影视名作的改编显然具有商业市场的目标性,因为影视改编既具有文本跨度大又具有现代传播典型特色。影视呈现的复杂现象,促使人们思考需要放在矛盾对立的角度上来展开,即改编的盛大是可能保证影视质量的应有举措,但泛滥的改编却也隐藏着创作的危机。

探究改编的学理,有许多方面值得展开分析:

首先是名作改编的正与负因素判断: 是希望借助上台阶还是创作贫乏?

任何现象的消长都有背后的原因,名作经典改编热潮其实包括了正负因素,在名作改编兴旺时要看到至少折射两个事实:

1、 “缺失”之负面

即创作界难咎其责的创作(原创)的某种贫乏现象。

好的艺术创作并非是随意胡诌或胡乱编造就可以实现的,作为创意价值含量极高的创作,没有厚实的生活积累,缺乏熟练的艺术构造技能,难有博采众取的写作智慧,都不能够创作出夺人眼目的佳作来。由于时代浮躁风习和创作的某种急功近利,深入生活创作多成为美好的历史,而制作和编造成为一些创作的通例或者某种时代通病。即便是没有范本改编,但转包创作、流水作业、利用枪手操作的秘密,都屡见不鲜。职业化创作的长处成为操作的通途,似乎得意却肯定会成为创作的死穴。

所以,大众口味越来越高,而素材掘取越来越难的时候,创作的原创意义非同寻常,人们越不满意创作,急于获得大众青睐又无力给予满足,只能在已经有市场认可的名作中选取资源来补救。看到我们这一时代原创的稀罕是痛苦的事情,而改编名作兴旺的一面也显示了原创稀落弱点的另一面,这也是歌咏创作改编之余不能不警惕的事情。

2、 “得求”之正面

即转求成熟创作的借鉴需要,是创作改编还可以夸许的好现象。

由于希望在创作中获得高的起点和好的效果,所以需要在他文本的原型中找到创作的促发点,或者是借鉴故事情节和手法来弥补自身操作的缺憾。经典或者名著的成熟艺术的积淀,和大众口耳相传的优势,都使得改编先天就具有多重优势、又可能带来改编后的预期效应。

不能不看到,更多倚赖已有名作经典改编的兴旺现象的后面,如果是原创贫乏的促使,我们对于影视创作整体问题的忧虑不难理解,也是必要的。所以,强调这样一个时代应该有更多的时代原创,应该把操作的兴旺建立在创造性强的基础上,不是苛求而是必要。改编似乎合情合理背后的微妙在于,既可以窥见经典改编深处潜藏的问题,也可以推动创作进步需求的积极面。实际上,名作经典改编的这一促发点,是影响着经典改编是否实现改编成效,以及是否能实现改编意图的学养问题。

其次涉及名作改编内与外原因:是艺术驱动力还是商业卖点?

探究名作改编有多种角度,但评判名作影视改编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改编目的何在?

驱动力未必单纯但一定对于改编产生影响。明眼人都容易看出这里不能不含有内外不同原因的可能性:改编是借助原著的艺术影响力为赢得社会受众和获得更好回报服务的正当意图。

就现代创作者而言,不顾及市场受众的创作已经几乎不可能,在考虑影响力因素中,已经具有受众影响的名著,自然成为创作收益的一种前提保证。预想中的收益有时直接成为名著改编的动力,这似乎无可厚非。观众在观赏名作改编影视作品时,常常带有感觉的期待,从中寻找原作的影子、比较记忆与眼前影视创作的异同,也是观赏的一种乐趣,也可能成为特定观众的心理需求,自然成为改编剧吸引大众的魅力之一。

但名著的影响力未必能保证影视的收视效果,过于浓厚的商业动机的改编,对于名著也会是伤害。一些调侃历史记忆的戏说改编,和将艺术商业化的动机驱使的改编,都可能给予名著与影视造成双重的伤害。换衣角度看,借助名著其实不只是得益也蕴含着危险。由于大众熟悉的原著,先天就限定了发挥的无限性,带着期待的观赏的挑剔以至于苛求,对于改编者主观期望就可能是巨大的威胁,改编把握的分寸对于创作而言其实增加了难度,几年来不断见到武侠迷对于武侠剧的影像改编的批评不满和议论就是明证,因为稍微一些变化都意味着偏离熟悉的原作,也就增加了挑剔的势力。

对于创作以及改编的大众心理满足的考虑是必要的,但这不能扩大为单纯为了商业意图而改编创造,对于受众需要不能被动屈就而应该主动造就。无数事实证明,为了满足已有成功的因循守旧,多半是会被厌恶承袭所抛弃。简言之,创作与改编都需要注意市场和受众需要,但更需要注意目的所在是寻找艺术内容的受众魅力,改变的目的在于赢取大众,赢取大众的根本就在内涵。

第三是名作改编的守与创分寸把握:是保持原作精神实质还是注重创作个性?

名作经典改编永恒的矛盾就存在改编的两难:“保名著”和“创新路”。这二者之间其实常常产生矛盾,因为遵守旧制和创造新制的目的、方法都有许多差异。

如何改编取舍难以界定,但首先应该遵守经典的精神本质。改编毕竟是有所依循,依据的原型自然有其超群的因素,但改编不仅仅是循规蹈矩,有更多的东西需要探究。

改编从理论上探究可以有几个层面:

01、

如果以理想到市场之路作为一条曲线,第一紧要的经典改编就是原汁原味,从整体上换装艺术形态(文学—电影电视,或电影到电影、电视等),这是理论上理想的状态但难度很大,涉及到可以保存跨文本的一致性和何种文本才能够原封不动改编的大难题。

02、

接着是保持经典或名著的精神内涵,加以新的艺术形态需要的改编,因为文学是想象性,影视是具象性的,没有绝对的照搬,艺术表现形态的要求是必要的。这在精神上绝对不错却实际操作上需要高手改编和高水平导演才可能透彻领悟。

03、

加入更大的艺术创造的经典名著改编,可能是时代变迁,受众欣赏形态变化的必要,这个时候改编者的艺术素养、精神境界就起着重要作用,因为大改的创造是双刃剑,如果不是动机不存,那么何以使大变化的改编做到相得益彰?改编的遵循思想和本能能力差别必须正视。

04、

最后是拿着经典做幌子而屈就大众的俗念趣味来改编,经典已经不是经典,名著也只是自己的乱著了。这在一些失败改编中被人诟病就是证明。

在上述几种思路中,我以为改编的归途应该是:思想内涵与艺术统一基础上的遵守原著的形态改编,和实现时代新解的创造性“改编”。强盛的时代创造力对于改编应该持有自信的创造把控力,能够将原作的精神内涵准确抓住。

其实,名作改编是艺术创造中合理的现象,但成为一窝蜂现象后,我们就迫切需要探究名作改编之中的时代动因和微妙的心里机缘,以及改编热的得失。

我们必须思考,如何取舍影视创造性自足立场还是需要站在文学的肩膀上爬升。显然,文学名著是给予影视艺术深刻影响的对象,从电影作品如《黄土地》、《人生》《芙蓉镇》《红高粱》到电视剧《围城》《四世同堂》等依靠文学名著而进行的的影像创造的成功中,可以看到名著的主要价值。四大古典小说名著的改编也树立的典范。

但我们同时不能忽略独立的影视编剧形成的影视作品近年给予影视的冲击。仅仅依靠名著改编维持影视剧,不是显露影视创作创造乏力,就是说明胆怯畏惧市场。我们其实更为需要创造性的原创作品,给予时代新鲜的创作,也为后来人留下丰富的可资改编的原创作品,应该是我们时代的任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来源:整理自《 文本转化与价值判定 》,有删减

作者: 周星(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