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建站系统网站

那天马良用两个馒头换了一支神笔……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2-13      浏览量:0
廿九日,天大晴。 清水县。

廿九日,天大晴。

清水县。

穿得破破烂烂的马良,小心翼翼地走在街上,怀里两个冷馒头是他所有财产。

如果有人敢过来抢,他就跟那人拼命。

因为这馒头是带给小丫的,小丫是个和他一样孤苦的女孩,染了风寒,又饿了好几天了,这是他们唯一的粮食。

这时一个同样穿得破破烂烂的老头拦住了他,他下意识捂紧了胸口的馒头。

老头说,我这有只神笔,画什么都可以变成真的,你要不要。

马良摇了摇头说,我买不起这么神奇的笔,你可以问问当今圣上要不要。

老头说,不要钱,我就要你怀里那两个馒头。

马良不肯,说,我就这点吃的了,给了你我吃什么?

老头笑道,你有了神笔想要什么画出来就是了,还怕没吃的?

马良依旧不肯,他质问道,既然神笔画什么成什么那你干嘛非要换我的馒头。

老头说,这你就不用管,你就说换不换吧!

不换,马良抱着馒头就跑了。

老头在他身后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不露一手不行了。

说着,随手画了条龙,神龙腾空而起,游徊低吼,这异相使清水县百姓纷纷驻足参观,乃至争相跪倒祈福。

马良看着九天上的神龙,目光闪动。

接着老头又挥手画了一团雾隔绝众人,来到马良身边,笑嘻嘻地说,看,不骗你吧,换不换?

马良慢慢把馒头递出去,说,换。

于是马良怀里的馒头变成了一支笔。

他兴冲冲地往自己与小丫落脚的破庙跑去,眼看快到了,他边跑边喊,小丫小丫,我换到了一支很神奇的笔,画什么成什么,马上我们就会有吃不完的馒头,和花不完的钱了……

可等马良跑进破庙,原本小丫躺着的稻草垛上却空空荡荡的。

小丫……

马良心中突然一慌,他有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小丫了。

小丫,小丫。

你在哪啊,我是马良啊,我来找你了。

小丫——

他在里破庙找了一遍又一遍,附近的街道走了一圈又一圈,问了一个又一个小伙伴,然后又绕回破庙找了一遍又一遍。每一次,他都觉得在原来那个麦垛上,可以看到小丫。

直到一次又一次地失望后,马良渐渐明白,自己可能真的永远见不到小丫了。

说回那支笔。

不知道为什么,马良隐隐感觉小丫的消失跟这支笔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依据,却分外真实,有点类似第六感。

开始,马良觉得,那老头都能画出一条腾云驾雾的龙,自己画些个馒头文钱应该不成问题,可当他扯了张破布,准备动第一笔的时候却愣住了。

卧槽,我不会画画啊。

这个发现使他顿时觉得五雷轰顶。

又使他如坠冰窟。

琴棋书画向来都是世家子弟用来陶养情操的,而他大字儿都不认识几个,更别说画画了。

不过,马良很快就摆正了心态,自己有神笔在手,只要用心学,会画还不是迟早的事情?于是马良每天除了在街道上晃悠找吃以外,还多了一件事情,学画画。

神笔当然不能随便拿出来用,马良虽是小孩,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多少还是懂得的,所以他平常练习都是就地取材。

每天早上天一亮,马良就捡起树枝在地上画画,画地上的落叶,画枝上的麻雀。

当然练得最多的当然还是馒头和铜子。

一方面马良想要永远吃饱肚子,另一方面他希望自己也能有花不完的钱。

为了这两个目标他格外刻苦地学画。

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画画了。

讨吃的时候想着画画。

一边吃剩菜馒头一边在地上画画。

拉小便的时候用尿来地上画画。

拉大便的时候屁股冻得通红,两条腿麻得没知觉了也要坚持画完。

每天晚上做梦都在描绘物体的形状。

日子一天天过去,马良的画功慢慢变得扎实,对神笔的掌握也越来越熟练了。

他发现,想要用神笔点石成金必须要画得活灵活现,像他刚开始画的简笔画是掉不出东西的。此外还要注意不同物体的质感,否则就会变成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像他有一次本想画个馒头,结果笔触的太硬,却掉了个石头出来。

由于马良学画非常痴迷,在清水县一传十,十传百,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昔日的伙伴说,小马哥,你以后要是当了画师可千万别忘了我们啊。

也有有一回,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在他的画上吐了口痰,说,天生的泥腿子,捡根树枝在地上抓几下就叫画画啦?笑死人了。

如果换作没得到神笔前的马良来,受此侮辱,可能会跟对方拼命。

但得到神笔的马良不会,他只是一言不发地走开,在另一块空地上画画。

弹指间,七八年过去了,马良长大了。

因为终日埋头练画,吃的比以前少了,也没空同伙伴玩耍,他的身材变得非常瘦小,人看起来也有些木讷。

马良已经快记不清自己画出第一把铜钱并拿去换了一笼热腾腾的包子时的喜悦了。

少年握着神笔,手掌温热,一如他的心。

获得点石成金的能力的马良,无疑是这个世上最最富有的人,很何况他还如此年轻。

但马良却并不着急将这份富有兑现,他又想起了小丫,那个童年和他形影不离的小女孩,这时候最得意的心情其实最想分享给她。

既然清水县找不到小丫,天下之大何不出去找找。

马良突然心里生出这个想法。

他不知道记忆中那个体弱多病的小女孩现在还有没有活着,但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就想再找找看。

于是神笔马良就这样离开了从小长大的清水县,来到了江湖之中。

他云游天下,几乎踏遍了中原的每一个地方,也曾到过塞外,见过名扬天下的刀客,也遇到过臭名昭著的江洋大盗,不过无论身险何种境地,只要神笔在手,他总能化险为夷。

他时常问别人,你知道小丫在哪里吗?

得到的答案有许多,也因此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认识了无数个小丫,却没有一个是那个记忆中的女孩。

时年正逢暴君登基,鱼肉天下,弄得民不聊生。

马良本也出身微寒,不忍看百姓受苦,走到哪里便用神笔帮助那的人们。

这一天,他画了一只老虎,赶走了袭击少年的狼群。少年穿着华服,名叫曹羽,是个世家子弟,这天他与护卫走散了,途中遇险幸得马良相救。

曹羽执礼道,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马良不太喜欢与子弟相交,只是淡淡说了声不客气,接着,便要离去。

曹羽连忙挽留,说,先生何不去寒舍一坐,也好让小子奉茶言谢。

马良说,我只是随手一助,你已经谢过了。

曹羽拱手道,诚恳地说,先生虽是随手一助,于我而言却是救命之恩,恩同再造,若不设法感谢,恐怕愧疚终身。

马良看着少年真诚的目光,还是答应了与他一同回府。

所谓曹府,只不过几间老旧失修的房子,看来这曹公子却是相当落魄。

怎会有这么多流民聚集于此,马良注意到曹府门前有不少人捧着碗结队等候。

曹羽说,他们啊,本都是附近洲县的老百姓,因为连年大旱,地里的庄稼都死光了,官府又不停苛收杂税,日子过不下去了成了流民,小子不忍心看他们挨饿,便把家中余粮拿出来分发下去,但愿世上能少一人饿死。

说着,少年向正在发放粮食的侍卫打了个招呼,老王啊,今天的粮食发得怎么样了?

侍卫笑呵呵地说,已经按公子的吩咐办了,来的百姓都能领到吃的。

好,那就好,少年脸上出现了爽朗的笑容。

见少年前来,来往百姓一停,纷纷拜倒,千恩万谢。

马良看见少年笨拙地将他们一个个扶起,笑了,他用神笔挥毫,在地上画了一座馒头山,这是他曾经练得最多的东西,他说,快拿去吃吧,以后不会有人挨饿了。

那天晚上,马良和曹羽在一起喝酒,喝得酩酊大醉。他们敞开心扉,一起聊人生,谈理想,侃大山,说起了自己的过往聊到了各自未来的打算。

最后曹羽瞪着通红的大眼,说,我要起兵。

马良又灌了口酒,豪情万丈,说,行啊,我助你。

曹羽大喜,行大礼道,先生手段精妙无双,有先生相助,曹某大事可期,彼时定拜先生为国师,举国尊崇。

马良摇了摇头。

曹羽思考了一下,说,那我封先生为一字并肩王,平分中原?

马良还是摇了摇头。

曹羽一咬牙说,我愿奉先生为主,助先生登基。

马良拍了拍曹羽的肩说,我只要帮我找一个人。

曹羽问,谁?

马良说,小丫。

曹羽以前觉得起兵造反应该是件非常困难的是,但自从马良在曹府画了九龙呈祥的异相,天下早不堪暴政的人们云集效忠,一切都发生得顺风顺水。

要钱他就画座金山,要粮他就画片丰收的麦田。

每天都有捷报,攻克了哪里,消灭了多少敌军。

曹羽一边心喜,一边也感觉英雄无用武之地。

慢慢的也懒得去军中查看,反正马良能解决一切。

那只神笔……

直到有一日,大清早醒来,亲卫来报,大军已经打下帝都了,请他前去皇宫登基。

他看着眼前巍峨的宫殿,感觉一切发生得很不科学,甚至有点科幻。

曹羽登基了,在大殿论功行赏,等轮到马良的时候他愣住了,这些年来能成事几乎都是靠他,自己拿什么赏他?

幸好,马良自己开口说,臣别无所求,只希望陛下记住我们当初的约定便是了。

当初的约定是,马良助曹羽登基,曹羽帮马良找到小丫。

已经当上皇帝的曹羽想不明白,马良拥有神笔,画什么什么成真,何必执着于寻找儿时的玩伴。

派出去找小丫的人马,一批又换了一批,清水县被盘查了一遍又一遍,每找到一个小丫就秘密运回京城,然而每次马良都只是淡淡扫了一眼,说,不是她。

皇帝很想兑现自己的诺言,然而上天就是不给他这个机会,时间长了,他都觉得世上压根就没有这个人,是马良成心开他一个玩笑,为了让朕永远对他亏欠?

那只神笔……

在不久后的一次庆功宴上,皇帝趁马良喝醉,偷走了那支神笔。

这件事皇帝想了很久了,这支神笔威力巨大,马良靠这支神笔,不出两年就帮他起兵成功,坐拥金銮殿,可这意味着马良一旦要造反,刚建立的王朝翻覆也只是在一夕之间,这笔留不得。

国师府,皇帝坐在床边,说,对不起先生,朕有愧。

对,你有愧,马良醉嘟嘟地说,这么久了,还没有替我找到小丫。

皇帝一愣,啊?朕是说偷走先生神笔的事,此笔威力巨大,有翻云覆雨之力,为了王朝的安危,朕只能将其取走,本是先生之物,未经讯问,故,有愧!

那支破笔陛下喜欢就尽管拿去吧,马良翻了个身,说,当了国师以后吃穿不愁本就极少用笔了,我都快忘了怎么画画了……况且这笔又不能帮我找到小丫,要之何用,拿去拿去,臣,不胜酒力,要睡了……

皇帝心中巨震,深深地看了马良一眼,却听他嘴边反复嘟囔着一个名字,小丫,小丫。

三年后,皇帝又找来马良,指了指檀木盒子里的神笔,说,先生,这是您昔日的神笔,今奉还。

马良看也没看盒子一眼,说,陛下还是留着吧,臣不需要了这支笔了。

皇帝一笑,说,自从得到此笔后,就连向来不爱读书写字的朕,也开始日夜钻研画功了,希望早日掌握此笔的神力,可是,朕画了一座金山却变成了一堆石头,画了一块玉如意却变成的一条大蟒蛇哈哈哈。

马良说,陛下若想掌握此笔,臣可以教陛下。

不必了,皇帝说,此笔神奇,很少有人能抵挡它的的诱惑,朕也不行,若滥用神力只怕会天下大乱,朕仔细想了想,世上恐怕只有你这个,一心只想找小丫姑娘的国师不把神笔当一回事了,放在你这,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马良说,放在我这只怕也是随便扔在角落。

皇帝突然郑重道,在此之前,朕还要你帮我画一副画。

马良说,行,画什么。

皇帝说,千军万马。

北方战事告急,游牧民族的二十万大军南下,正是中原王朝初建,大局未定暂时抽不出那么多军队平乱,于是皇帝请国师挥笔,一夜成军三十万,御驾亲征朔北。

这场战争马良没去,皇帝说,我想自己带兵打一次战。

神笔又回到了马良手里,他打量着这支笔,只觉得造化弄人。

他原只是个会因为有馒头吃,因为小丫笑而开心的市井小儿,却因为一次奇遇,变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不对,他想要找到小丫,还没有找到呢,高官俸禄,地位名声,他所拥有的太多了,却没有一件能使他真正的开心。

他想,如果能重选的话,他不会跟老头换那支神笔,他不需要这么大的世界,只要在清水县的那个破庙里,有小丫,有馒头吃,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举起那支笔,这才发现上面竟然有一行字,弄假成真。

马良看完仰天大笑,哈哈哈,什么神笔!不过是弄假成真笔罢了……到头来还是假的,都是云烟,都是幻术……

一激动,啪嗒,马良直接把笔折了,折完他自己都懵了,他感觉这世界仿佛有什么一直有的东西消失了,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依据,却分外真实,有点类似第六感。

他连忙跑出国师府,才到街上,就听见有人呼喊,看呐,皇宫顶上九龙拱日的异相消失了。马良一惊,九龙拱日是当初起兵时自己给皇帝画的异相,以确立正统之用,现在消失了,是不是意味着……

啊,我的银子,我的银子怎么不见了,是哪个天杀的贼!

卧槽,我的钱袋,天哪!少了一大半文钱。

啊,不活了我,快来看看吧,我粮仓里的米全没了!

马良一阵头大,果然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神笔被折,所有他以前画的东西都消失了!

这包括当初造反前画的钱,粮,物!

马良不记得当初画了多少,光银钱这一样,天下恐怕有一半银子都是他画出来的,这一下通通消失了,该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啊!

还有,曹羽……

皇帝在朔北打仗,现在双方估计都掐了好一会儿了,本来三十万精兵对二十万散卒是稳赢的局面,不然皇帝也不会御驾亲征,可要是打着打着我方三十万大军全部没了……

马良暗暗叫苦,现在皇帝身边恐怕只有不到三万的亲卫,他临走的时候说要自己领兵打一次仗,只怕现在真的要看他自己了,而这个新建的王朝也将面对前所未有的动荡。

我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但帮了你这么多次,是龙是虫,有没有当皇帝的命,全看你的造化了!

马良向皇宫飞奔,想向军部请兵救驾,结果眼前一白,他跑进了一道白光之中,于此同时耳畔也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咦,幻术消失了……

他向白光尽头跑着,耳边慢慢变得嘈杂,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便又站到了清水县的街道上,变成了当年的模样,怀里抱着两个馒头。

马良没有犹豫,抱着馒头顺着熟悉的街道冲进那间破庙。

这一路上没遇到老头,也没有神笔。

草垛上,小丫撑着下巴,扁着嘴说,你怎么才回来呀,我都快饿死了。

马良站在那里,激动得有点想哭。

小丫,你知道吗,我做了一个很很长的梦,我梦见你不见了,我到处找你把整个天下翻了个底朝天,我还帮一个叫曹羽的人当上了皇帝,我自己当上了国师……

怎么出去了一趟变得这么花言巧语的,小丫在馒头上轻轻咬了一口,脸一红,你既然都当了国师了还回这个破庙干嘛。

马良认真道,因为我要找你啊。